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津市,一座与水结缘的湘北小城

2022-09-16 00:04:15 3375

摘要:我小的时候,就常听大人们讲,津市朝西往上的一些县份,比如澧县、临澧、石门、慈利、大庸、桑植等地方的人若来津市的话,他们一律会说“大口岸”去。“大口岸”, 即热闹好玩的大地方。把一个地域原本比以上县份小得多的小城叫作“大口岸”,这必定有其他县...

我小的时候,就常听大人们讲,津市朝西往上的一些县份,比如澧县、临澧、石门、慈利、大庸、桑植等地方的人若来津市的话,他们一律会说“大口岸”去。“大口岸”, 即热闹好玩的大地方。把一个地域原本比以上县份小得多的小城叫作“大口岸”,这必定有其他县城望其项背的诱人之处——无疑,一个“水”字,滋养了湘北小城的妩媚温润,写尽了重镇名埠的物宝天华。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至六十年代中期的数十年间,应该是这个著名商埠的鼎盛期。如上所说,当与之毗邻的诸多县份,还仅是一个个大集镇(集镇之外全是乡村原野)的时候,津市早已鹤立鸡群,成为澧水流域繁华的商贸城市了。

津市,作为“九澧门户”,乃九条干支流之汇合地,其优势历来得天独厚。在陆路交通落后的年代,津市的江河便利,独领风骚,可以说是整个澧水流域的黄金水道。从津渡出发,溯澧水而上,木帆船可直达石门、慈利、大庸、桑植。同时,经溇水、渫水、道水、涔水等支流可分别驶入慈利、鹤峰、石门、临澧、澧县等地。若顺澧水而下,轮船可直通洞庭湖,与湘、资、沅水等连成河网水系,尔后出松滋,过虎渡河北入长江。凭着这种无与伦比的水系条件,长期来,所有远近商旅舟楫均蜂拥而至,傍津设市,好不热闹。据史载,明嘉靖至万历年间(1522-1620年),“兰津”已成为千户之聚的最大港口和农副产品集散中心。其时,津市的名气,已与湘潭、衡阳、益阳、常德、洪江并称为“湘省商人营业辐辏之区”。到了清咸丰、同治年间(1851-1874年),津市则有“舳舻蚁集、商贾云臻、连阁千座、炊烟万户”之誉。

关于当年津市的繁盛景象,我曾在一首诗中有过这样的描述——

九澧门户 繁盛重镇

汇合四水 通达三湘

桨橹声声 百舸争流

樯桅舵桡 白帆竞扬

十三省商 摩肩接踵

湖北商人 制卖猪鬃

安徽商人 启开榨坊

浙江商人 缫丝制绸

广东商人 创开电厂

车水马龙 云集八方

风云际会 贤达毕至

会馆庙宫 遍布街巷

长街数里 百业昌盛

人声鼎沸 一派兴旺

津市,确乎是一座与水结缘的城市。它的昨日容颜,年轻的一带似无从知晓。那时节,若从河面的船上,或从对岸阳由垸长堤上往北眺望的话,你就会看到,从汪家桥西畔到观音桥的长长的一带河岸,皆是一色参差不齐的吊脚楼。这各式各样木质屋宇的吊脚楼柱,长短不一,粗细不等,一根根像笙管般浸在水里,盈盈荡荡,晃人眼目,煞是有趣。平日里,吊脚楼下开阔的河面上,泊着来自四面八方各式各样的船,这些船的名称,恐怕现今的人们听起来大都有些耳懵,比如岩帮子、驳划子、板划子、乌冈子、小驳佬、以及从麻阳、保靖、沅陵等县顺水开过来的阔头尖尾船,以及从四川、汉口和宜昌开过来的柏木古桅船等等。那时候,河面上时有长长的木排筏自西顺流而下,一排接着一排,浆橹齐发,歌语和合,浩浩荡荡,颇具气势。每架木排筏的后面,均有竹木板棚的住屋,船家的女人们担负起了所有吃喝浆洗等杂务,排筏竹篙上洗晒的各色衣被,以及板棚前的袅袅炊烟,是她们的作品。排工们呢,则在排前头或排两边弄浆使篙,时而用带有湘西大山浓重乡音的嗓子,放怀吼唱着山歌号子,声音响彻澧水两岸。有时候,等木排筏上的歌号声渐行渐远的时候,接着又会听到河面远处有时断时续的隐隐号子声,不一会儿,嗨嗬嗨嗬的声音渐渐大起来,呵,看见了看见了,那是高桅粗缆的大吨位趸船,伴着船工的号子声开过来了。这类大船的浆橹手,少则12人,往上是16人,18人,28人,多则32人,图吉利,皆为双数。这些浆橹手,一色头扎毛巾,赤膊裤衩,古铜油亮,身如腱牛。有时候,从四川开过来的柏木古船,从汉口宜昌开过来的高大双桅船,从湘西各县码头开过来的尖头阔尾高棚船,碰巧会先后在河面上汇合。此刻,在船帆进发中,真个是百舸争流桨橹声,樯桅竞桡白帆扬。其时,川江号子,汉水号子,澧水号子交互歌呼,此起彼落,声震天宇,伴着那节奏明快,强劲有力的呼号浆橹声,景况宛若军阵,使得澧水河上呈现出一组力与美的壮阔交响画面。

凭借着长期的水运商贸往来,各地船民们和津市本地人的关系搞得极和顺亲热。我小时候就经常在河边看到好多有意思的场面。比如,载货的船刚一靠岸,码头岸上的一些挽着竹蓝的大姑娘;叫卖甜萝卜的老汉;卖香稣麻花馓和糖滚糯米团子的大嫂们,便一涌而上,他们纷纷走到船上与船家亲热地打招呼说笑,这些船家照例会一边高声大嗓地说笑应话,一边下风篷绾缆绳,船家老板娘子会喜滋滋地买各种吃货(这买来的吃货,多是给一些用布绳捆系在舵杠上的小孩们享用的)。船家男人们,则是在卸完货后上岸去馆子里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这时节,若遇船上装的是红枣、李子、生姜和辣椒之类,那船老板会客气地抓上一 把送与买卖人,于是,河岸边会荡起一片朴拙憨直的笑声。

当年津市的九澧船民,由于长期受高危职业风险的影响,以及对大自然的敬畏,他们形成了一整套由来已久的风俗文化,明显的,便是船民们的诸多禁忌。比如说,他们视船头为圣处,不得随意秽渎,如孕妇上船头,乱晒衣物和大小便等,均在严禁之列。若违者,需燃放鞭炮和挂红布等以示消灾纳福。在日常生活中,船民们为趋吉避害,一律叫讳称,从不犯忌,比如说,他们最忌“翻”,“沉”等字样,都以“车”代“翻”;“泡”代“沉”;“反舵”叫“车舵”;“盛饭“叫“装饭“等。姓氏上,亦有规矩讲究,姓陈的,因忌“沉”,要叫“泡”师傅;姓龙的,因怕亵渎龙之神威,得叫“溜”师傅;姓杜的呢,暗合了“倒”、“斗”和“堵”的谐音,要叫“顺”师傅;姓“孟”的,得叫“醒”师傅(原窑坡乡有个孟家州,但船民们却叫“醒”家州)等等。他们大都信奉“杨泗菩萨”,各地均立有杨泗庙。每逢古历六月初六,均集会举行“杨泗会”和古历三月十八的“娘娘会”。其时,船民们会前往庙会烧香焚烛,肴馔献供,且接戏班唱戏,祈愿神灵庇佑,平安吉祥等等。

多少年过去了,随着陆路交通的迅猛发展,曾经独占鳌头的津市水运行业,渐次式微,往日樯桅林立,风帆扬波的景致已成过去。应该说,这种固有的传统优势的离去,意味着现代新型城市的崛起——无论如何,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里,绝不能抹掉“九澧门户”与水结缘的浓重一笔。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