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笑侃湖南城市系列(3)——常德篇

2022-09-16 02:35:24 690

摘要:“仙气飘飘”的湘北重镇常德这个城市的名字在湖南城市中有种让人觉得高人一等的仙境,虽然我个人更愿意认为这个城市名和《道德经》应该没啥关系,但架不住官方解释就是城市名就是取自于“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知其白,...

“仙气飘飘”的湘北重镇

常德这个城市的名字在湖南城市中有种让人觉得高人一等的仙境,虽然我个人更愿意认为这个城市名和《道德经》应该没啥关系,但架不住官方解释就是城市名就是取自于“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于无极。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制无割。”中“常德”二字。

我对此确实相当无奈,好吧,我也承认确实对这个“仙气”的名字也是有点嫉妒。从叫法上,“常德”和旧称的“武陵”、“朗州”是本无二致的地名而已,但冠以这样一个充满了哲学意味的解释和起源,再加上和省内湘西、衡阳、益阳、岳阳、邵阳、永州、郴州、株洲、娄底等一众城市这种敷衍且毫无美感的命名相比,真的很容易让常德人产生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要说常德“仙气”的巅峰代表,必属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那犹如人间仙境般的世外桃源,其间的山水田园之美、寺观亭阁之盛、诗文碑刻之丰、历史传说之奇,让多少代中国人都对这个虚无缥缈的地方产生了无限的遐想。也许这就是田园派诗词歌赋厉害之处,能把日常所见的风景加上自己的想象,通过优美的文字刻画得如此栩栩如生、美如幻境。你要敢说这样都不仙?那除了“西方极乐世界”或“天堂”外,普天之下就找不出第二个更完美的地方,关键问题是那两个仙境一般人也不急着想去。总之,一万个人心中就算有一万种的世外桃源遐想,投射到现实中会是什么、会在哪里?对常德而言答案很简单,桃花源就在我这里,常德就是“仙境”。

虽然敬佩五柳先生的“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气节,不过像我这样传统的湖南人,在诗词歌赋方面恐怕多数还是更喜欢李白的狂妄洒脱、放荡不羁;喜欢苏轼、范仲淹的要么大江东去、壮志难酬的怀才不遇,要么沙场秋点兵的快意恩仇。

现实生活里我身边也有很多常德朋友,无论男女老少,绝大多数给我的感觉就是说话轻声细语、慢条斯理。干啥都比我这个湖南大山里来的粗野匹夫慢半拍,有时候实在着急上火地想找这帮子仙气飘飘的“德国鬼子”吵个架,结果大多数时候都是吵到半路都不得不放弃。因为和他们吵毫无那种憋了一肚子火被发泄出来后的酣畅淋漓感,反倒是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憋屈,只是可笑了谁是秀才谁是兵,好像确实有点错位。

常德是湖湘文明的“两河流域”

如果翻开湖南省的地形图,我想多数湖南人都不得不承认,常德所在的这片区域绝对是湖南所有城市里最适合文明启蒙诞生的土地。农耕文明时代,在湖南这片以红土地为主的崇山峻岭、丘陵沟壑之间,这种富饶的冲积平原加上密布的水道、湖泊,就是上天赋予人类的绝佳生存空间。不知道大家怎么想,反正作为看惯了沟沟坎坎的我确实是挺眼红的,毕竟这样的自然条件在湖南仅此一处,别无他所。

所以别的湖南城市写城市发展历史都是从有迹可循的朝代开始写,唯独常德可以哼着小曲,尽情发挥着田园诗人的浪漫主义情怀,从史前文明开写。你说他写得不对,人家有石门燕尔洞的早期人类遗址,也有澧阳平原上星罗密布的新石器时期城址,还有人家宣称标志性的城头山、鸡叫城遗址。但你说他说得对,其实至今也没啥有效的文字记录或真正震惊历史届的重大考古发现。至于怎么编,全看写史的人喝了多少武陵大曲。

客观地说,常德的确有着超过五十万年以上的人类居住历史,众多的遗址中就算没有发现有效文字记录,但其不同阶段的器物、房屋、城墙遗址说明了这片沃土上诞生了湖南最早的文明,对于研究湖南乃至中国的人类进化、文明发展都是有巨大的价值。

常德城头山遗址

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让常德成为湖南这个闻名全国的“鱼米之乡”中的战斗机,不仅在粮食产量上一直领冠全省,在物产多样性上也傲视湖南其它地州。吃穿不愁的常德人不仅有得吃,还特爱研究怎么吃。就拿嗦粉这个事来谈,全省不要说十四个地州市之间存在相互鄙视,就是各个地市内的县、区乃至街道之间可能都存在湖南独有的“米粉鄙视链”。清汤寡水的长沙扁粉、除了爆辣就没其它味的郴州栖凤渡鱼粉、油腻腻还带略酸味的邵阳米粉、毫无生机的衡阳干粉……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长沙街头小巷随处可见的津市牛肉粉是大多数湖南人都可以妥协的存在,无关扁圆、淡咸之争。对此唯一不满意的就是常德人自己,因为绝大多数常德人都会在这个事上一改往日佛系的形象暴怒道:“那根本就不是正宗的常德米粉”。

其实常德在省内算是一个有着极强存在感的一个城市。除了表现在吃的方面,还有就是口音方面。当湖南其它身处丘陵、山区的城市还在为十里不同音、无法用方言畅快交流时,常德境内各地算是处于相对统一的大语系下,能基本保证相互无障碍沟通。这也是湖南卫视节目经常玩“德语”梗的原因,毕竟常德话确实是连大多数北方人都能听懂的湖南方言了。这也弄得骄傲的常德人总认为他们说的就是标准普通话。在长沙的街头你可能不一定能听到正宗的长沙话,但一定会经常听到“哪么滴”、“七圆的还是七扁的”。

“中庸”的常德为啥幸福感爆棚

我不敢说我能对某个城市有深入研究和了解,但我习惯并且喜欢尝试从人这个方面去看一个城市。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人作为一个城市性格最大的载体很容易帮助你了解一座城的兴衰、起伏。常德作为三湘四水中的“沅水、澧水”流域中心城市,与湘、资流域的核心城市在湖南单独立省前是有着不相上下的历史地位。往古代说,湖南在中国历史上的存在感是极低。但在近现代,湖南人才辈出,我们甚至可以很骄傲地说半部中国近现代史都是湖南人创造的。因此才真的很难相信,常德作为横跨湖南境内“两河”的区域性的核心大城,居然连一个在全国范围内真正叫得响的近现代历史名人都很难找出来。难道那帮伟大的湖南先人们在搅动中国风云大势的时候,常德人却在一旁看戏?

也许常德的朋友会不服气,好歹桃源出了个宋教仁,算是国民党早期的重要人物之一。本着对国民党一向以来的蔑视,我爱屋及乌地对此人看法很一般。也许有点偏激,但我认为作为一个有巨大争议的政治人物,宋教仁的死重于泰山,倘若他活着则大概轻于鸿毛。即便很多人认为他不死就有可能成为民国最年轻的总理这种荒诞的想法,但在民国那短暂的38年里,有谁还记得25位总理中的任何一位,你是知道段祺瑞还是熊希龄?总之,对宋教仁所秉持的理念我心存佩服的,但他的行为证明他太年轻、太天真。

我想宋教仁之所以在为政上失败,就是他如同万千常德人一样,身上自带从古至今常德那片区域里一直倡导和践行的道德文化而烙下的深深印记——“德行天下、和谐奋进”。与人为善在生活中是优点,但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却不是什么好品德。我特别推崇张居正的为官之道,做一名好官不是做一个道德模范,想要真正为百姓做实事、谋福祉,首先就要能斗得过奸佞小人,干得过魑魅魍魉,得比他们更奸、更滑、更黑。伟大的毛爷爷也说过类似的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

话说得有点多,跑题了。

当然,常德的城市性格里还处处散发着接纳移民带来的美德——包容。我记得第一次去桃源走错路,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维吾尔村,后来了解才发现常德居然是我国除新疆外维吾尔族的第二大聚居地。再查资料,常德境内居然有43个民族生活在此。虽然湖南作为中原与西南少数民族主要聚居地过渡地带,汉族与少数民族混居很正常,湖南除了有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这样一个地级行政区,还有不少少数民族自治县,但没一个在常德。这些都充分说明了常德这个城市在民族大融合上确实具有极大的包容性。

依水而建的常德,在享受着大江大湖丰富的自然馈赠的同时,也时常要面对滔天的水患。这些自然生存法则中利弊既塑造了常德人的性格里的那种如水般的灵动,如磐石般的坚毅,也带给了常德城市气质里那种浪漫但不失协作的精神。曾国藩在湖南的选兵练湘勇曾说“大抵山僻之民多悼,水乡之民多浮滑,城市多游惰之习,乡村多朴拙之夫,故善用兵者,尝好用山乡之卒,而不好用城市近水之人”。从他的话里可以读懂这个最了解湖南各地人性格的湘军儒将,虽不喜用湖区水乡兵勇,但从侧面来说正是对常德这种水乡生活富足,百姓聪明、灵范的高度评价。

现代常德城是在经历了异常残酷、惨烈的常德会战之后,从零开始再造常德城的,可见湖南在抵御外敌时,不论战场在何处都必然是“玉石俱焚”的绞杀战。在湖南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常德城市建设是小而精、美而全的典范。常德在城建方面取得的成就绝对是让省内其他兄弟城市羡慕得牙齿都要咬崩碎,各种奖项、荣誉称号更是拿到手软。我觉得用“壕无人性”、“罄竹难书”都不足以来描绘我的嫉妒之情,以至于我都不愿意简单复制粘贴分享给大家看具体是些啥奖了。你说这样的常德,能不幸福?

如果不够,再看看常德的基础教育水平。在湖南越来越一城独大的当下,省内几乎能想到的优质资源都在往长沙集中,尤其是优质基础教育资源高度集中化。但常德确实是一个例外,北大首批“博雅人才共育基地”湖南一共被授牌了10所学校,长沙7所,常德3所。写到这里,我真心为我的母校感到羞愧难当,作为湖南第一批授牌的8所省级重点中学,目前教育水平还不如常德的县级中学。当然常德的孩子们能在家享受优质教育,这是不是幸福?

当然,论证幸福最重要的就是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常德作为不沿京广线、不靠长株潭、不算省级副中心、没有高铁的非主流湖南城市,在经济发展的政策上并没优势。但这么多年来,常德的企业和产业的发展并不差。烟草、电力、铝业、纸业、农副业等产业均有不错成绩,常年来保持GDP总量全省第三的位置。常德已上市公司的数量上排在全省第六,2021年上市后备企业数量,全省一共607家,其中常德53家,列在长沙和株洲之后排名第3。也许这些成绩放在全国算不上亮眼,但在省内以这种还算不错的现状以及可期的未来,你还能说常德不幸福?

城无近忧必有远虑

古人告诉我们要谋大事一定要未雨绸缪,智者也常说“人无近忧必有远虑”。一个城市的发展历程必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幸福的常德也断然逃不开这样的宿命。在外界一片美好的赞誉和羡慕声中,常德近年来的发展确实非坦途一片。

首先,常德作为湖南的人口大市,虽然相对衡阳、邵阳那种长达近三十年的持续性超速人口外流情况较好,但从2010年到2020年的十年里,常德常住人口从571.7万人降到了527.9万人,外流人口绝对数值已经很接近衡邵,如果计算各自的人口总量,这十年常德外流人口速度和比例其实是高于衡邵的。

其次,经济增速放缓的趋势开始显现。2018年前常德和岳阳一直在竞争湖南GDP总量老二的位置,两城咬得非常紧,差别在小两位数。但当2020年岳阳GDP跨上4000亿元大关时,常德和岳阳的GDP差距拉大到了250亿元以上,而且从两城各自GDP增速上看,这个差距扩大的趋势并未停止。排在后面的衡阳已在快速赶上,增速和增量绝对值都高于常德。如果放在中部这个更大范围内来和湖北襄樊、宜昌,江西赣州,安徽芜湖这些非省会城市相比,常德的增速更加难看,离领先者渐行渐远,后来者正在快速居上。

第三,从经济结构中重要的消费比例和增速来看,常德近10年来的排名在全省14个地州市里常年在10名开外。虽然总量绝对值依然可观,但这种趋势说明常德的城市向心力在对比下逐步减弱,而作为消费主力军的年轻人在加速外流。

第四,交通基础设施的发展缓慢。常德在湖南省内算是最晚通高铁的地级市了,纸面规划的渝长厦高铁、呼南高铁喊了多年,到现在依然线路规划未定版,启动建设时间更是一拖再拖。回想先前的二广高速建设过程,常德到邵阳段的长期烂尾导致全线开通比计划晚了差不多6年。这次高铁建设类似的经历,不免让人担心这种国家干线大通道会因常德再次出现肠梗阻的可能,着实让人揪心不已。

致敬最可爱的另类湖南人

精致、富饶且平和的常德在湖南的位置很特殊、很另类。如果把常德比做一个人,那她就像一个悠闲不乏精致的贵妇,放在湖南那些躁动的粗燥汉子兄弟城市面前显得永远是那么淡然、不失风度。

常德人绝不是没有传统印象中湖南人与生俱来的不信邪、固执和自负,更不是缺乏湖南人骨子里那种“先天下人之忧而忧”的家国情怀。你永远不要去质疑她在面对危难时刻所能爆发出来的正义、不屈、刚毅和霸气,也许来得不是你期望的那么直接与冲动,但却多了一分大多数湖南城市气质里所不具备的理性与镇定。

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常德今日的成就下就隐藏着明天可能爆发的危机。在高度发达的工业时代、信息时代,单一的产业结构已经无法保证像农耕文明下小富即安、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可以世代相传。唯有紧跟时代发展的脚步,才能在不断的社会变更中立于不败。

当然我更深信,睿智的常德人早已谋定而后动。尽管我嘴上说常德是湖南最另类的城市,但常德作为湖湘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那一部分,在当今和平发展的大环境下,我是无比期待常德带领湖南的兄弟城市以一种更平和、理性但不失“霸得蛮、耐得烦、吃得苦、不怕死”湖南精神,塑造新的湖南气象,走向全国,为常德、更为湖南带来跟更多的发展机遇。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